邵梓航在一旁双手叉腰说道是这么个死猪不怕开

发布时间:2018-11-18 21:15:19   编辑:m5彩票平台 - m5彩票平台登录浏览人次:74

  看着眼前的年轻男人,完颜华中的心里面已经再也没有了比较之心,现在的苏锐已经让他难以望其项背了,就像是一座永远也不可能攀登上去的山峰。
 
    想着曾经自己还想要弄死苏锐,完颜华中就忍不住的要抽自己两耳光,简直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。
 
    “可是……”完颜华中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道:“冷魅然日后恐怕也不会太好过,先锋会虽然还有些残余,但是已经是一盘散沙,完全不足为虑,而且现在冷家都没了,以前那些北方帮派,一定会争先恐后的落井下石的,到那个时候,无根浮萍一般的冷魅然,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。”
 
    完颜华中所说的很有道理。
 
    苏锐也知道,就算现在放了冷魅然一把,那么以前遭受先锋会欺压的那些小型帮派们,肯定会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冷魅然的身上,到那个时候,整个北方将没有她的立锥之地。
 
    而且冷魅然太出名了,有太多的人都知道她是个极品尤物,没有了冷家的保护,到那个时候,谁不想抢着将其占有了?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他也没什么办法。
 
    要是普天之下的女人都需要他来保护的话,那么他得分出多少的精力来?
 
    而且,冷魅然做事情的时候功利性很强,这一点让苏锐微微的有些不太舒服。
 
    完颜正雍说道:“苏锐,要不,你把她带走吧。”
 
    “不可能,这一点不用想了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自己的感情线都已经剪不断理还乱了,把冷魅然带回去的话,怎么安置?
 
    到时候别弄的后院里面鸡飞狗跳的了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,这时候,邵梓航和黄梓曜从里间走出来,前者笑着说道:“大哥,这么极品的尤物,你要是把她放弃了,会不会太可惜了?我可不想就这样便宜别的男人啊。”
 
    “那你大可以自己去试试。”苏锐没好气的对邵梓航说道。
 
    平心而论,冷魅然的身段确实够诱人的,但如果仅凭这一点就把她推倒的话,那么苏锐和那些种马又有什么分别呢?
 
    “我可不夺人所爱。”邵梓航那眼神明显是在说——装,让你再装。
 
    “不用想了,也不用担心冷魅然的安全,如果她连这一关都过不去的话,那也就不是冷魅然了。”苏锐这句话,算是给冷魅然的事情暂时的画上了一个句号。
 
    “这一次先锋会算是完了,但是你们还要提防他们死灰复燃。”苏锐叮嘱道。
 
    对于先锋会这种在北方地下世界根深蒂固的老牌势力而言,肯定会有很多的死忠,昨天晚上青龙帮所干掉的只是先锋会的精锐战斗力,还有大批的残余人员需要他们去仔细收拾。
 
    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,完颜正雍在这方面的铁腕从来都是不用怀疑的,所以,接下来北方的地下世界里面,少不得又是一番血雨腥风。
 
    “好的,苏少,您尽管放心。”完颜华中说道。
 
    “好。”苏锐说着,便转向了双子星:“那个死亡神殿的家伙怎么样了?”
 
    “脏腑受了伤,现在有点虚弱。”邵梓航撇了撇嘴:“不过这货的嘴巴可真是够硬的,到现在都不吐口。”
 
    “不吐口很正常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要是你们真的能从他的嘴巴里面掏出东西来,那我才会有点意外呢。”
 
    双子星诧异的看了一下彼此,有点不太能明白苏锐的意思。
 
    “我亲自去见见他。”苏锐说着,便朝里间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这房间是处于地下的,周围的墙壁都做过隔音处理,很显然,远威帮是把这里当成了秘密的审讯地点。
 
    看来这些北方的帮派也都不简单,随便入住一家酒店,就可能住进他们的产业了。
 
    此时那个死亡神殿的家伙正站在地上,两只手被镣铐拴着,高高的吊起来。
 
    他现在也只有脚尖才能着地了,被吊了几个小时,手腕已经被镣铐给磨的鲜血淋漓。
 
    看到苏锐进来,此人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仇恨的光芒。
 
 第1952章 审讯黑袍人!
 
    “别这样看着我,好像我欠你什么似的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他的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,看着这黑袍人。
 
    平心而论,苏锐认为自己在一对一的时候是不一定能够打的过这个家伙的。
 
    对方本身的修为就高,身体素质相当恐怖,再加上所拥有的改造材料,几乎能够神挡杀神了。
 
    他的实力,比之前遇到的死亡神使们都要强大,在死亡神殿内部的地位肯定极高。
 
    “说说吧。”苏锐眯了眯眼睛:“死亡神殿究竟是谁的?”
 
    他并不关心对方为什么要杀自己,他只在意结果。
 
    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这种杀他的事情,那么苏锐所需要的……就是反杀回去。
 
    我不管你出于何种目的那么做,既然做了,就等着被反杀吧!
 
    然而,苏锐问了之后,对方并没有开口。
 
    邵梓航在一旁双手叉腰,说道:“就是这么个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德行,要不是之前听他说过话,还以为他是哑巴呢。”
 
    “哑巴就哑巴好了,我也不在意的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说不定等他日后开口讲话了,我可能还想把他的声带给拔出来呢。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那人仍旧看着苏锐,那仇恨的目光让人心灵发颤。
 
    不过,这种极有杀伤力的目光却不会对苏锐造成任何的影响,甚至都无法穿透苏锐的厚脸皮,他说道: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