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作下动员让他们对己方要用信心并且要自信

发布时间:2019-01-31 16:42:22   编辑:m5彩票平台 - m5彩票平台登录浏览人次:68

不过满宠能做到的,还算是不错了,至少他知道去反思,zhègè却并不是说谁都能去做,所以就凭借这一点,曹操留他在襄阳,其实好好想想,还真jiushi没错,至少他满宠满伯宁,绝对是最为héshi的人选了——
 
    这jiushi满宠,一个能去仔细反思自己的这么一个,算是文武双全的一个人才吧。当然文能当谋士,当合格的说客,至于武,不是说武艺多高多好,而是能行军打仗,能守御城池,jiushi如此。
 
    今天第一更,之后还有。(未完待续……)
 
 
第九四三章 孙刘联军再攻城
 
    当然,也许有人说,一般的谋士,人家也都能守御城池,就更别说是顶级的谋士了。
 
    可是这个事儿不是这么说的,为什么呢。因为满宠要是做谋士,当说客,那么他就是个谋士,是个说客,可你让他去守御城池,带兵作战,那么他就是个武将。至少之前在城头上,兖州军士卒绝对没有认为其人是个文士,是个谋士,是个说客,他就是个守城的武将,士卒没有其他的感觉了。
 
    但要是换成一个纯粹的谋士守御城池,那么士卒就绝对不会如此认为。哪怕谋士也许更加厉害,本事更为不错,可给人的感觉,对方依旧是个文士,至少兖州军士卒是会有如此想法。
 
    而曹操留下满宠守御襄阳,确实也并不是说没有原因的。如果真要是己方守城的武将,当然也不可能没有。可是要真找一个,能文能武的人,至少在如今他的帐下,跟着他一起来荆州的人里,还真是就得满宠才行。是,他倒也是想让关羽留下来守城,可是这事儿人家得愿意啊,所以就没可能是关羽守城了不是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日之后,孙刘联军是继续向襄阳城进攻,对于董袭和周仓两人来说,昨日的战事,自己主公虽然没有如何去表扬两人,但是却也没有批评,所以两人心里都清楚着呢,自己主公这就算是满意了,至少昨日的战事,他们确实还算是满意的。至少没有让他们如何失望。
 
    不过昨日归根结底,就只是个试探性进攻,哪怕两人也算是尽力了,却还没有拼。但是从今日开始。却是不一样儿了。无论是在董袭的心里,还是周仓的心里。他们都明白,确实是该拼的时候到了。至于说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破了襄阳,两人都不知道,不过他们知道的却是。如果不尽力,不去拼命,那么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希望如此,这个他们还是知道的。
 
    望着襄阳城,无比高大的城墙,董袭心中也是不得不感慨。至少蕲春城墙可绝对没有襄阳的高,但是己方联军。不还是被人家凉州军给阻挡在了城下,而不得寸进吗。所以就由此可见,可见什么呢,那就是城墙高大也好。是低矮也罢,一般来说,绝对不会在战事上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但是城池内部的守御力量,却是绝对不可以也是不能忽视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至少城池内部的守御力量,这就绝对是能在战斗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了。
 
    那么襄阳和蕲春相比起来,在守御士卒的人数上,那可是差得多得多,所以此时董袭也确实是信心十足,五千人马守御的城池,己方十几万人,自然是能攻取下来,不过就是多少时日的问题。他希望是越早越好,只是实际情况,到底如何呢,谁知道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周仓吗,他倒还真是没有董袭那么多的想法,但是也不是没想过,他想得更为简单,那就是不能辜负了自己主公对自己的期望。江东军的人马多,他们确实是比己方占优势,可己方却也不差了,至少在战力上,还是稍微比他们能强上那么一点儿。别小看了这一点儿,这一点儿所代表的东西,那可绝对不能说是一点儿半点儿了。
 
    两人此时都是摩拳擦掌,然后带着各自军中的士卒,奔向了襄阳城,展开了对襄阳的第二次进攻,这次不是试探性的,而是全力进攻。这如今“不是你死,便是我亡”,所谓是“当场不让步,举手不留情”,也就是这样吧。
 
   
 
    再一次看到董袭和周仓带着各自一方的士卒向城池攻了上来,满宠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然后便指挥起士卒开始防御敌军。别看满宠对于守城,他确实也是没有什么经验。毕竟平时他都跟着自己主公一起去出征了,哪有什么机会守城啊。所以你让他带兵出征还可以,不过守城的经验,肯定就差多了。
 
    可即便如此,经过了昨日一战,他这经验自然是增长了一些,实践才是最能增长经验的,所以满宠是涨了经验了。当然了,他这点儿守城的经验,却是还没办法和人家董袭还有周仓两人攻城经验相比的。不过因为守城占据优势,再加上他本事不错,所以暂时他还能抵挡得住孙刘联军的进攻。只是时间一长了的话,估计满宠也是要无力回天了。
 
    毕竟他面对的可是十几万的士卒,而不是十几万棵白菜,其实就算是十几万棵白菜,那却也绝对不是小数啊,就更别说是活生生的人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满宠此时是高举环首刀,然后大喊了一声道,“弟兄们,不要让敌军有机可乘,挡住敌军进攻!”
 
    “杀!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别看城头上的兖州军士卒就只有五千,但是齐声高呼那声音,却不像五千,感觉是超过了五千。其实想想也是,不管怎么说,都不能输了己方的气势。而对于此,不管是兖州军还是说孙刘联军的士卒,可都是明白,知道得很清楚。
 
    城下的董袭和周仓一看,满宠都如此喊了,他们也不甘示弱,也是喊了两句,使得江东军士卒和刘备军士卒是提高了些士气,两人便直接带兵攻了上去。虽然没指望着今日就破了襄阳,但却一定要给兖州军士卒一个下马威。要让他们不敢小觑了己方联军。
 
   
 
    满宠大喝了一声,“来得好!”
 
    然后对己方士卒大喊道;“弟兄们,证明我们兖州军实力的时候到了,让敌军好好看看。看看我军不是好欺负的!守住城池。不要让敌军攻上城头!”
 
    这话基本都是每个守城的主将必须要喊的,都少不了这个。至于还在城下带兵进攻的董袭和周仓两人。他们一听,心里都不屑地撇了撇嘴,心中都暗道,你满宠虽然有本事。守城看样儿也不是不行,可是你认为你能抵挡得住己方的联军多少时日,是两日、三日、四日,还是……
 
    董袭和周仓两人,当然不认为满宠能凭借五千人就一直守得住襄阳。别说是他满宠了,估计就算是换一个别人,也还是那样儿。结局却不是谁都能改变得了的。也许能改变,但却也绝对不是他满宠。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满宠的脑海里就两个字,守住!自己再怎么说,哪怕就只有五千人马。可却也不可能两日都守不住吧。他孙刘联军十几万士卒,可怎么说自己抵挡两日还是没有问题的。
 
    而兖州军士卒呢,他们看到自己主将,也可以说不能算是一个纯粹的武将,这么一个人,满宠在城头上指挥着众人抵御孙刘联军进攻,可以说士卒士气绝对是半点儿都不会降,反而还在慢慢提升。
 
    在他们看来,自己这主将,也算是尽了力了。当然了,能与士卒一起同甘共苦的主将,自然是他们所拥护拥戴的,比如说满宠。哪怕他们也知道满宠不是一个纯粹的武将,但兖州军士卒确实也没有觉得他是个文士,反而他确实和一个守御城池的武将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。
 
    所以兖州军士卒佩服满宠的不是他在城头和士卒一样苦战,守御城池,而是他一个不是纯粹的武将却是能和武将一样儿,在城头战斗,指挥着战事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连满宠都这么拼了,兖州军士卒还有什么不能去拼的,确实如此,兖州军士卒怕死吗,怕,谁不怕啊。可这个时候了,怕有用吗,没用,所以还是那话,没有不怕死的人,却有不怕死的时候。就比如说这时候,那兖州军士卒就已经是不惧生死了,本来的吗,人家十几万人在城外包围着,你这边儿就五千人,所以所谓就是迎头是一刀,缩头也是一刀,你说如何?
 
    至少兖州军士卒绝对不允许己方那么窝囊,所以宁可去迎头挨上一刀,他么也绝对不会去但那缩头乌龟。在襄阳城这儿,他们宁可轰轰烈烈的死,也绝对不会窝窝囊囊的活着,至少他们不会如此。
 
    襄阳城下,虽然孙刘联军士卒的尸体还不至于是堆积如山,但却也是越来越多。如果按照这么下去的话,要超过云梯的高度,那其实也只是多少时日的问题罢了。不过孙策和刘备,是绝对不允许己方士卒再这么战下去的。凭借他们的经验来看,这却又是到鸣金收兵的时候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叮叮叮叮……叮叮叮叮……”
 
    鸣金声是再次在襄阳城下响起,而董袭和周仓两人听后,可以说心情是很复杂。他们也有些矛盾,其实他们是既希望能早些听到鸣金,比如说这个时候,又是希望不听到鸣金声。
 
    说想听到鸣金声,自然是因为己方士卒伤亡的是越来越多,哪怕董袭和周仓都明白,这只要攻城,那就是不可能避免的,但是他们却还是希望能减少伤亡,这个是肯定的了。
 
    至于说不想听到鸣金声,抛开己方伤亡的话,他们自然是希望能一直进攻,也许马上就能登上城头,那也不是没有可能。不过,其实他们属于是当局者迷,至少他们的主公孙策和刘备,两人看得就比他们清楚多了。
 
    今日再早照如此进攻下去,不会登上城头,只能是越来越让己方士卒伤亡惨重。
 
 
第九四四章 中军大帐谈大势
 
    武陵郡,临沅城外,兖州军大营,曹操的中军大帐之内。
 
    今日还没开战,曹操先召集了众人,其实他的意思很简单,那就是在战前先给己方众人作下动员,让他们对己方要用信心,并且要自信,相信己方能夺取临沅,能胜了刘备军,能战胜霍峻霍仲邈。这其实就和誓师没什么太大区别,只是誓师是给士卒作动员,提高士卒士气,而此时的曹操却是要给自己的一干属下去作动员。
 
    众人都到齐了之后,曹操对众人说道,“各位,如今我军战事不利,受阻临沅,非是其他原因,无非就是霍峻其人乃我军之劲敌也,不知各位认为是也不是?”
 
    众人听着自己主公所言,虽然自己主公这话是问众人的,不过那语气,却是肯定的,所以众人当然不会不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,于是便齐声说道,“正是如此!主公英明!”
 
    当然了,曹操可不是为了听众人说这话,他才如此说的,而是自有他自己的目的。
 
   
 
    看到众人是异口同声,曹操在他们说完后则说道:“各位,我曹孟德南征北战近二十载,破黄巾、讨董卓、败吕布、除袁术、灭袁绍,纵横天下!各位亦随我征战,多则十数载有之,至少亦有数载,而我兖州军更是名闻天下,所向披靡!”
 
    不管怎么说,曹操这话,可绝对不是自夸自大,几乎是所有兖州军的将领都是不住地点头。可不是吗,自己主公所做的,可以说只比这多。却绝对没比这个少。而且自己等人,追随自己主公最多年的,确实都近二十年了,最少的。像关羽,哪怕他不拜主公,可也有好几年了。
 
    众人是谁也没说什么,都是不住点头,而且他们也都知道,自己主公的话这还没说完呢,所以都等着他继续说呢。
 
    果然,虽然曹操暂时是停了下来,没继续说,但是看了众人都不住点头后。他是继续说了,把没说完的话给说完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只听曹操此时说道,“各位,而如今天下就只剩下辽东公孙度、凉州马超、江东孙策还有占据荆州部分郡县的刘备未平!”